中山文化信息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艺术创作

在英国,新创作的公共艺术关注黑人群体

时间:2022-11-05人气:作者: 小编

近年来,英国一批新创作的公共艺术正转向更多元的表现形式,无论是具的、抽象的,或是纪念人物或事件类的雕塑,不少都与黑人群体有关。这些新作品的出现,大多为纪念那些为英国做出贡献的黑人。

2020年,当“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抗议活动最激烈的时候,位于英格兰西南部的布里斯托尔(Bristol)的一座雕像被人从基座上拉下来,经过踩踏、涂鸦后,最终被扔进了河里。 在事件发生之前,这一雕塑所描绘的人物是英国奴隶贩子和商人爱德华·科尔斯顿(Edward Colston),他是一个通常只有历史学家知道的名字。

2020年,伦敦“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抗议活动


但科尔斯顿雕像的倒塌,迫使人们开始讨论公共艺术在英国的代表是谁,以及英国黑人的经历在其中的位置。

从那时起,英国各地建起了无数黑人及黑人创作的公共雕塑。去年,威尔士首位黑人女校长贝蒂·坎贝尔(Betty Campbell)的青铜纪念雕塑在卡迪夫(Cardiff)揭幕。

去年,威尔士首位黑人女校长贝蒂·坎贝尔的雕像在卡迪夫揭幕


据《纽约时报》报道,由艺术家托马斯·J·普莱斯(Thomas J Price)创作的两尊9英尺高的铜像《温暖的海岸(Warm Shores)》在东伦敦的哈克尼市政厅外亮相。这些雕像是用30多名哈克尼居民的3D图像制作的,他们每个人都与“疾风一代(Windrush generation)”有着关联。这些来自加勒比海的人在二战后被邀请到英国帮助重建经济。同月,牙买加雕塑家巴兹尔·沃森(Basil Watson)在伦敦市中心的滑铁卢火车站(Waterloo Station)建起了一座纪念疾风一代的纪念碑。

10月是英国的黑人历史月。今年这个月到来之际,英国正在更广泛地反思如何认可英国黑人的贡献。我们很容易认为这些新作是对2020年夏天在英国爆发的“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活动的回应。

但是,威尔士的坎贝尔纪念雕塑的建造时间用时3年,以及英国政府宣布承诺在2018年纪念“疾风一代”。诺森比亚大学(Northumbria University)研究英国公共艺术的副教授克劳丁·范·亨斯伯根(Claudine van Hensbergen)表示,建造一座公共雕塑的平均时间是“2到10年”。

托马斯·J·普莱斯作品《温暖的海岸(Warm Shores)》在东伦敦展出


相反,这些作品反映的是一些雕像的拆除是如何引起学术界、地方政府官员和艺术专业人士围绕公共雕塑的作用、应描绘什么以及如何描绘的广泛而持续辩论的结果。

根据文化教育慈善机构“英国艺术(Art U.K)”正在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全英国有1.3万件户外雕塑,其中只有2600多件作品是描绘或纪念个人,这里面只有不到2%的雕塑纪念的是拥有不同种族背景的人物。

英国艺术协会副主任凯蒂·古德温(Katey Goodwin)在接受采访时说:“毫不奇怪,大多数画像都是皇室成员,其中绝大多数是为维多利亚女王服务。”古德温与工作人员及志愿者一起开展了这项研究。古德温发现,英国各地有超过175座雕像、喷泉和其他艺术形式是献给这位君主的,她在19世纪见证了英国殖民帝国的扩张。

2019年,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该美术馆的部分资金由政府资助)邀请艺术家们为美术馆免费参观的涡轮大厅(Turbine Hall)创作了装置作品,并选择了美国艺术家卡拉·沃克(Kara Walker)参加其年度现代委员会(Hyundai Commission)。卡拉·沃克设计的是一个巨大的喷泉,参考的是托马斯·布洛克(Thomas Brock)于1911年创作的维多利亚纪念碑,后者是一座位于白金汉宫前,献给维多利亚女王的带翅膀的镀金雕像。沃克的装置作品《美洲之泉(Fons Americanus)》描绘了与奴隶制有关的场景,并直接质疑维多利亚纪念碑等公共雕塑对殖民叙事的浪漫化。

白金汉宫前,托马斯·布洛克于1911年创作的维多利亚纪念碑


美国艺术家卡拉·沃克的作品《美洲之泉(Fons Americanus)》,质疑公共雕塑对殖民叙事的浪漫化。


卡拉·沃克《美洲之泉(Fons Americanus)》(局部)


泰特现代美术馆馆长弗朗西丝·莫里斯(Frances Morris)表示,近年来,谈论英国公共纪念作品的代表性的方法发生了变化。“在过去几年里,这一讨论以一种非常有趣的方式进行着。讨论的不仅仅是代表人物是谁,而是讨论这一公共作品讲述了什么故事。”范·亨斯伯根也认同这样的讨论更具有广泛的含义。她说,这是关于种族主义和结构性不平等的,以如何在这些艺术雕塑中体现出活力。她补充道,自20世纪七十年代以来,这些对话一直在大学里进行,“大量的学术研究都有关注到这类问题。”

在布里斯托尔,人们在2020年之前就抗议过科尔斯顿的雕像。1998年的一天夜里,一句红色的脏话被涂在雕像上。随后,布里斯托市议会成员、当地学者和公众之间的初步交流集中在承认科尔斯顿与奴隶制的联系上,最终议会同意在2018年为科尔斯顿添加一个新牌匾,那块牌匾将在科尔斯顿“明智而贤良的城市之子”边添加“在奴役84000多名非洲人中所扮演的角色”。但在该市商人冒险者协会(Society of Merchant Venturers)提出了一个措辞不那么明确的方案,最终使该项目没能完成。

“科尔斯顿雕像是布里斯托尔这座城市里许多不满情绪的顶点,因为这座城市不承认跨越大西洋的奴隶贸易,”西英格兰大学(University of West of England)教授肖恩·索伯斯(Shawn Sobers)在最近的一次电话采访中这样说。在2020年的抗议活动之后,索伯斯与当地M Shed博物馆合作,在那里临时展出了这座雕像。M Shed博物馆是专注于详细介绍这座城市历史的机构。该博物馆选择保留雕像上示威时的涂鸦,并将其与附近的抗议标语放在一边,以承认人们对科尔斯顿的不同看法。

爱德华·科尔斯顿雕塑被群众扔进展览


在M Shed博物馆展出的爱德华·科尔斯顿的雕像。


来自圭亚那的英国艺术家休·洛克(Hew Locke)在他长达40年的实践中,把大部分时间都用于重塑英国人每天被动走过的雕塑。值得注意的是,洛克令人闻名的作品图像是其拍摄的爱国雕像,他用花哨的方式装饰它们。他称之为“有意识地破坏”。

今年早些时候,洛克将其工作又推进了一步,他与伊肯画廊(Ikon Gallery)合作,将伯明翰市议会外现存的维多利亚女王雕像改造成与城市相结合的艺术项目。作品《Foreign Exchange》呈现的是将维多利亚放在木船上,旁边是五个较小的维多利亚复制品。洛克把这比作君主权力的象征,以及大英帝国向外征服。他在采访中说,在他长大的圭亚那乔治城有一座这样的雕塑。1954年,家乡的这座雕像是反殖民抗议活动的目标。“它的头被炸飞了,胳膊也受伤了。”2018年,相关抗议人士用红色涂料覆盖了同样的人物。

休·洛克作品《Foreign Exchange》


但最近在英国各地涌现的关于黑人的,或是由黑人创作的作品,并非仅仅是围绕现有雕像的转移叙事,也不仅是重新强调已广为人知的人物及故事。一些艺术家为不那么知名的人物塑造了雕像。例如,出生于尼日利亚的跨学科艺术家菲恩·乔纳森(Favour Jonathan)就是一个例子。乔纳森纪念了莎士比亚戏剧中的演员艾拉·阿尔德里奇(Ira Aldridge)的雕塑被永久陈列在英格兰中部城镇考文垂(Coventry)。艾拉·阿尔德里奇是首位扮演奥赛罗的黑人演员,也是英国首位有色人种剧院经理。“阿尔德里奇在英国废除奴隶制之前做了这一切,但很多人仍然不知道他的名字。我的艺术作品是为了教育和帮助其他人更多地了解他们的历史。”乔纳森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说。

在英国,似乎这种公共艺术转向多样化的状态还会继续。“我们将看到更多的公共艺术,无论是具象的、抽象的,或是纪念人物或事件类的雕塑,都将与黑人群体有关。事情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人们真的在考虑这个问题。”凯蒂·古德温说。


 

    责任编辑:顾维华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标签:

    本类推荐